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第684章 丫头,你脸皮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684章 丫头,你脸皮呢?

    “司徒,从安乐侯府门口,到我这排云阁的小药房,至于走一刻钟的时间嘛?还是说,你魂不守舍,心里在思量别的姑娘,不想来见我和夜天绝?”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夏倾歌一语中的,直接猜中了司徒浩月的心思。

    司徒浩月的太阳穴,不禁突突直跳。

    不过,他是那么容易承认的人?

    白了夏倾歌一眼,司徒浩月低喃,“胡说什么呢?本公子哪有在想别的姑娘?被你们奴役的连好好吃顿大餐的时间都没有,我哪有时间去寻思姑娘的事啊?”

    “胡说!你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那分明是姑娘身上才有的。”

    “有吗?”

    听着夏倾歌的话,司徒浩月下意识的抬起胳膊,仔细的闻了闻。

    半晌,他才摇头。

    “没有啊,丫头,你可别乱说。”

    “我是在乱说,可是,不心虚你闻什么?若是没记错的话,今日思思身上的脂粉香,应该是茉莉花香吧?司徒,你刚刚闻的是胳膊吧?怎么着,你抱人家了?”

    “抱……抱什么抱?”

    “说话都不利索了,这不但是做贼心虚,而且还是死鸭子嘴硬。”

    说着,夏倾歌和夜天绝两个人,不由的对视一眼。

    他们两个人眼里,满是暧昧的笑意。

    将夏倾歌和夜天绝的模样看在眼里,司徒浩月的嘴角,忍不住连连抽搐,“怎么着,抱就抱了,什么做贼心虚、死鸭子嘴硬的,本公子需要哪些?”摇着自己的玉骨扇,司徒浩月强自镇定的得瑟。

    只是,他话音才落,就听到夜天绝开口。

    “司徒,你也太不地道了。”

    “哪有?”

    “男女授受不亲,人家思思年轻不设防,可你也不能随便占她便宜吧?再者说了,我留你在宫内,是让你帮忙掌控全局的,我将整个天陵的未来都交给你了,你不好好看着,还有心思去抱女人,你这……”

    声音戛然而止,夜天绝只是盯着司徒浩月,连连摇头。

    司徒浩月闻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战王爷,战神也是神级的存在,想想你在天陵百姓中的光辉形象,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不那么臭不要脸?谁就随便占人家便宜了,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你可不要随便冤枉我。

    还有,你还好意思提宫里的事?

    你是皇帝的儿子,还是我是皇帝的儿子?

    关键时候,你抱着女人出宫了,将烂摊子扔给我,现在我一一帮你处理了,此等能力,天下少有,你不得意庆幸有这么个好兄弟就算了,你还指责我不该去抱女人?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不能自己美人在侧,就不管其他人吧?”

    说着,司徒浩月将玉骨扇,摇的更厉害了几分。

    仿佛那缓缓而起的风,真的能吹散他的火气似的。

    只是,听着他这话,夜天绝和夏倾歌两个人,快速的凑上来。尤其是夏倾歌,看着他的眼神,就跟盯着登徒子似的。

    “真的抱了?所以司徒,你是真的对思思动心了?”

    “动……动了怎么样?不行啊?”

    “行行行,太行了。”

    一边抬手,拿着茶壶,给司徒浩月面前的空杯子中续满茶水,夏倾歌一边笑着看向他,吹捧着道。

    “司徒,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如今,感情上又有了好结果,顺顺利利,这就是事业、情感双丰收,非能力卓绝如你,还真没有这双喜临门的好事。”

    “是吗?”

    喝着夏倾歌倒得茶,听着她的话,司徒浩月怎么都觉得有些反常。

    狐疑的看向夏倾歌,司徒浩月低喃。

    “丫头,你不是又和夜天绝两个人,挖了什么坑,等着我去跳吧?这做人啊,不能太没有良心,你就想想我平时,对你不禁随叫随到,还陪干陪笑,我真的很辛苦的。我都已经这么惨了,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

    “休息,当然休息。”

    夏倾歌连连点头,眼底尽是对司徒浩月的认同和怜惜。

    只听她快速开口。

    “等你帮我们办完这件重要的事,我就再也不让你瞎忙了,到时候,绝对保证你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能够和思思两个人培养感情。想去游山玩水,还是想去吃喝玩乐,我绝对都赞同,我不但不会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我还会给你们出银子,让你们玩个痛快。”

    “呵呵……”

    夏倾歌话音一落,司徒浩月就将杯子放到了桌上,冲着她干笑两声,下一瞬,他直接翻身准备上窗子跑。

    就知道夏倾歌和夜天绝两个人,找他没有好事。

    夏倾歌把筹码抬得那么高,肯定又不好搞,他的日子已经很苦了,可不想再苦一点。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司徒浩月觉的功夫,绝对算得上顶尖的,一般的时候他想跑,谁能拦得住?

    可偏偏在他旁边的,是夜天绝。

    他才上窗子,就被夜天绝给拽了回来,强制着他坐回到椅子上,夜天绝挑眉。

    “这翻窗子的破习惯,还改不了了?跑什么跑?倾歌同意了吗?”

    “就是,翻什么窗子,破习惯。”

    夏倾歌点头,连声附和。

    她和夜天绝两个人,说的理直气壮,他们早就忘了,当初的夜天绝,是怎么利用战王爷和冥尊的双重身份,接二连三的翻窗子的。

    那时候,他可不觉得这是个破习惯。

    反而,他乐在其中。

    司徒浩月看着这两个“如狼似虎”的贼夫妻俩,无奈的认命,“真是怕了你们两个了,早知道,我就把小雪雪带出来,咬死你们。”

    “雪狼听你的?”

    白了司徒浩月一眼,夏倾歌不给面子的问道。

    听着这话,司徒浩月瘪嘴。

    别说,这雪狼极具灵性,特别聪明,人说的话大致是什么意思,它都能懂一些。不过,它真的只听夏倾歌的,偶尔听听夜天绝的,也得夏倾歌先吩咐好了。

    至于他……

    凑热闹的时候,雪狼还能勉强给点面子,可只要有夏倾歌在……

    那有他什么事?

    司徒浩月不禁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要不说人生艰难呢,丫头不是个好丫头,战王爷的心眼又多,现在连只通灵的雪狼,都高傲的跟个王似的,对我爱答不理,这日子可怎么过?”

    “何以解忧,唯有干活,司徒,我找了件大事让你做,帮帮你。”

    “丫头,你脸皮呢?”

    让他出力,还舔着脸说帮他……夏倾歌可真是和夜天绝学坏了。

    心里想着,司徒浩月不禁瞪了夜天绝一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