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你说的那个叫马林的小子真那么利害?”里昂身边的希德尔范瑞纳德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不是本地人,是东部行省一位实权伯爵长子,上个月刚刚从外地来到卡特堡的智慧女神教会学徒,因为最近这边的亡灵异种有些轻微的泛滥,为了能够更安全的通过阶梯九的测试,希德尔算是求爷爷告奶奶,最终花了点钱,认了一个外地亲戚,这才调到了卡特堡。

    可是谁能想到,没去成野外,这边正好有一个小小的精怪爆发在了废弃工厂中,本地的教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计划赶不上变化,希德尔只能又绕了一围,最终让他的朋友给他介绍了商业女神教会学徒里昂斯克特。

    据说这小子是卡特堡有名的帮手委托人,希德尔将自己的任务一说,这小子就直接给他推荐了一个叫马林的小子。

    听说不到十二岁,个子小小的,见谁都笑的像一个孩子……啊呸,不是像,这小崽子就是一个如假抱换的孩子!

    希德尔为此找了朋友,双方差一点就吵了起来,然后路过的朋友同学听说了这件事,给了他一个消息。

    “马林啊,我听说过,这小子刚刚干掉一个活尸新娘,战神教会的一个巨人姑娘变的,如假包换。”

    这下子希德尔没话说了就任务情报里的几个飞头蛮和幽魂灵体,说不定真不够他杀的。

    可这都是别人说的,而且这消息越传越离谱,到今天早上的时候,甚至都有说是马林用剑阵斩了活尸新娘。

    这吹的有些过份了啊。

    带着这样的不解与疑惑,希德尔与里昂只能在咖啡店里等人。

    “放心,做我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职业操守,你给我五千让我找卡特堡最利害的,那我可以这么跟你说,能用四千块找到的最利害的,就是马林了。”20%的抽水对于这个职业来说并不多,一般来说至少也需要30%左右,所以对于里昂来说,自己少10%,马林多10%,让这小子满意,下次还能照顾他生意就是最好的。

    正这么说,咖啡馆外传来了马车停下的声音,希德尔与里昂抬起头,正好看到马林推开门。

    “喂,希德尔,那是你说的那个帮手?”希德尔身边的大块头说完看了他自己的胳膊一眼:“说真的,我怕我一拳打死他。”

    “上次也有人这么说,现在每周三次被他按着锤呢。”里昂翻了一个白眼丰收女神教会高年级有多惨现在整个卡特堡的学徒界都听说了,每周一三五中午按时暴锤,从五年级一路车到八年级,只需要半小时,现在马林都不打五年级以下了,因为据说太伤人,而且低年级是真的是打不过,这小子用挥棍产生的音爆都能杀伤那些小子。

    “这么刁?”大块头一边说,一边对着走过来的马林伸出手:“你好,卡门,希德尔的好朋友。”

    “马林。”小家伙笑的有些腼腆,他也递出手,小小的手放在大块头的手心里。

    大块头咧开了嘴,用力的捏了下去。

    马林不为所动。

    大块头楞了一下,然后加大的力气。

    马林笑了笑。

    大块头开始额头冒汗,开始咬牙。

    马林一甩手,将这大块头的手糊到了桌上,若大的桌子连人一起翻倒在地。

    “我说过,这小子天生神力,他们不信。”里昂说到这儿打了一个响指:“服务生,杯子与桌的费用记在我的帐上。”

    “最近有钱啊,里昂。”马林微笑着说完,然后扭头:“进来吧,打完了。”

    “啊?”里昂有些奇怪,谁还会进来?

    正这么想呢,就看到一个精灵姑娘牵着小豹子姑娘走了进来。

    “里昂,看起来你最近活的挺滋润的啊。”精灵姑娘对着目瞪口呆的里昂与希德尔微笑着说道:“对了,这不是希德尔表哥吗,你这是找了马林做帮手啊。”

    “你们是亲戚?”里昂看向希德尔。

    “你们是朋友?”希德尔看向里昂。

    “别想太多,我是和马林来的。”精灵姑娘笑着牵住了马林的手:“既然是你,我本来是想拿一份薪水的,这次就算免费啦。”

    “那多不好意思啊,能让法耶妹妹给我帮手,我出门能吹一辈子了,您的薪水我给。”做为实权伯爵的长子,希德尔有得是钱,而且这钱绝对能够走家族的帐花钱请公主殿下给她帮个手,在家里他能把这事吹上天。

    “算了,我的钱分一半给法耶好了。”马林突然开口说道。

    “咦,这样好吗?”精灵姑娘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我带着法耶过来,也不好意思再问你们要钱。”

    里昂看着这两位一脸的郎情妾意,只觉得这马林已经是规格外的存在了。

    ………………

    虽然马林和法耶来的早,但是人还是没有齐,听希德尔说,还有两位帮手要来。

    一位是法师公会的一个小兔子姑娘,托比兔人。

    另一位是战神教会的沃尔夫狼人,八年级。

    大块头卡门坐了起来,老实的他已经不敢再找马林比力气了,只能拿着一桶冰淇淋吃。

    马林,法耶和玛雅也各自抱着一桶冰淇淋开心的吃着这家咖啡店的店长是一位阶梯九的超凡者,因为运气不好,他爬到阶梯九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顶,零环戏法与一环术式更是只学得会冰冻术式,于是退学之后在家族的帮助下干脆开起了咖啡店,做的一手好冰淇淋。

    法耶进来的时候他就认出来了,所以特意为马林他们准备了一份点心与免费的冰淇淋,这让玛雅非常开心冰淇林是她最喜欢的。

    法耶吃了小半桶就不吃了,然后开始喂马林,对此马林倒是来者不拒,自己吃一勺法耶喂一勺。

    于是当最后的帮手进来的时候,里昂立即感受到了全屏的低气压。

    “你怎么会在这儿?!”进来的年轻人指着正在喂马林的法耶。

    “这话应该我问你!!”法耶看着年轻人皱起了眉头。

    “他是谁啊?”玛雅问法耶。

    “我亲戚。”法耶瘪了瘪嘴。

    “是法耶的亲戚啊,你好,我是马林。”马林笑的很开心。

    然后里昂就感觉整个咖啡店黑了好几个亮度。

    “你就是马林!?”这个年轻的狼人整只狼都炸了。

    “是啊。“马林点头。

    然后就看到这只狼人指着自己看向法耶:“就你这出息!我比他差吗?!”

    “差大了。”法耶毫不客气的说道。

    于是狼人从口袋里摸出了白手套,将它丢到了马林的脑袋上:“是男人就出来!我打死你!”

    “喂,你不要命了啊!”看着马林站起身,里昂连忙想要阻止这两位的决斗,所以看向了那个叫希格罗的狼人。

    后者一楞,然后看向里昂一脸的愤怒:“你想阻止他!别担心!我打死他了再找你决斗!”

    你有病吧,我是在救你啊!里昂翻了一个白眼,心想现在外地来的猛男怎么都这样强啊。

    马林对着里昂笑了笑:“放心,外地来的不懂事,你这个本地的还担心我吗?”

    等到两位走出咖啡馆,希德尔扭头看了里昂一眼:“不,我觉得今天这事有问题啊,我的任务怎么办。”

    “你先跟我说说希格罗是哪家的。”

    “罗欧德家的。”

    里昂沉默了一下,然后看向自己的客人脸色都变了:“靠,之前说法耶有婚约还是真的?”

    “真个屁啊,希格罗追法耶追了几年,我这小妹妹根本没理他。”提到欧罗德家,希德尔是不开心的,因为他瑞纳德家族的祖母和莫威士家族的祖父是亲姐妹,他们欧罗德家算个屁。

    “那他这是什么情况?”里昂问道。

    “人家也许是想挨揍吧。”卡门突然这么说道。

    里昂又沉默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教会的银行卡:“佣金你先收回去,等外面的架打完了再出去,你今天只怕是别想善了了。”

    “没这么邪门吧。”希德尔看向里昂,他觉得这事太假了,要知道这位而是王都的高手,这次还是因为他自告奋勇的要来。

    刚说完,就看到一只侏儒砸飞了咖啡店脸的若大落地窗,摔在了地板上。

    “这是谁?”“应该是家里给的保镖。”

    正这么说,一个人类整个人横着飞进了咖啡馆,像是一张画一般挂在了墙上。

    希德尔觉得这事有问题,然后看到法耶正在给玛雅喂冰淇淋,两个姑娘有说有笑,似乎完全没有在乎过马林的安全。

    “你们不担心吗?”希德尔问这两个姑娘。

    随着他开口,一只狼人飞了进来,后者一头栽在店长放在墙边的巨型鱼缸里面。

    希德尔开始头痛了这真的是非常危险的家伙啊,明明看起来那么可爱,但是谁能想到比这可爱更过份的还是他的力气。

    想到这里,希德尔又把银行卡递回到了里昂的面前:“告诉马林先生,我可以等他。”

    随着希德尔说完话,又一只狼人飞了进来这一次,它选择了整只狼拍在柜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