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因为他们的急切,这一切都成为了梦中泡影,原本唾手可得的庞大领土彻底的离他们远去。

在因茨堡驻扎的领主们纷纷用埋怨的眼神看着从罗尔堡突围出来的领主们,他们自知理亏,因此在面对这样眼神的时候也没有底气反驳。

片刻之后,爱尔马鲁国王叹了口气,苦恼的抚摸着自己充满了褶皱的额头,问道:“你们在战斗中损失了多少人?现在还剩下多少人能够战斗?”

罗尔堡的领主们面面相觑,犹豫了一番吼说道:“敌军趁着我们突围的时候围堵了我们,我们没办法不得不和敌人进行混战,我们在战斗中一共损失了三千人左右,其中有一千人是农奴征兆兵,现在还剩下四千多人可以战斗,不过有些人受了轻伤!”

听着这些领主们犹犹豫豫的回答,爱尔马鲁国王的脸皮不由得一抽,虽然并不是自己麾下的士兵阵亡了,但是当他听到这样损失的时候仍然感觉到心痛。

这些都是巴扎兰王国的根基,巴扎兰王国的军事实力啊!在它的积累起威望之后这些人本来就都应该为他所用,现在一下子便损失了三千多人,他怎能不心疼。

除此之外,更加令他痛心疾首的是,损失了这么多的兵力之后,他恐怕再也无法像是之前所想的那样,利用一部分的优势兵力将敌军击败然后获取好处。

不过,爱尔马鲁国王也并不愿意把到手的土地给还回去,更何况他们现在还谈不上战胜还是战败的问题,只不过是守军坚持不住突围出来了而已,这并不代表巴扎兰王国已经被击败。

爱尔马鲁国王的手里还有六千五百多名真正的正规军可以继续作战。

更何况,从之前轻骑兵传回来的消息来看,这支帝国凑出来的军队战斗力也并不如何强大,虽然其中不乏少量的精锐,但是其余的士兵和巴扎兰王国的军队比起来,那就差的太远了。

实际上爱尔马鲁国王还是有着一定的勇气的,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击败敌军,但却也坚信自己不会被轻易的击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偷袭敌军的后方。

不过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击败敌军的把握也就从八成变成了不到五成,他觉得自己大获全胜的几率已经没有那么高了。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陛下?”

从罗尔堡出来的领主们羞愧的问爱尔马鲁国王,希望能够弥补自己的过失。

爱尔马鲁国王沉吟了一番,接过扈从递过来的马鞭,说道:“我们继续前进,去罗尔堡让帝国和布克德恩王国的那帮人看看我们勇士的英姿!”

煊赫兵威,这是爱尔马鲁国王现在能想出的唯一的办法,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弃到手的好处。

很快,这支一万两千多人的军队便再一次浩浩荡荡的朝着罗尔堡行进。

对于联军来说,最近发生的事情都非常顺利,不仅成功的攻克的罗尔堡病案获得里面的大量粮食,后方的粮道也重新变得通畅了起来。

许多的物资从帝都运到西境前线,让这些军队重新进行了一番补充。

比如在之前战斗中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的箭矢,崩断的弓弦,全部都得到了补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军队的必需品。

莺莺燕燕的上千名貌美女人进入到了军营之中,帮助士兵们放松因为战争而紧绷的神经,与此同时,拿走一些和她们提供的服务等价的报酬。

正当他们觉得有机会进行一番休整,放松了神经的时候,正在营地外围巡逻的斥候却发现了异常。

斥候这个兵种是很早之前便存在的,不过在小规模的战斗之中并不常见,到了卡菲特大帝打统一战争的时候才开始大规模使用斥候。

等到了帝国承平之后,这个兵种便再次因为战斗规模的缩小以及战争的次数变少而几乎销声匿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帝都军便组建了一支斥候部队。

因为他们在北境作战的时候吃了一次大亏……来自背后的无耻偷袭,如果有斥候在那之前进行预警,他们绝对不会败得那样悲惨。

斥候以极快的速度把消息传递到了罗尔堡之中。

在罗尔堡之内只有联军之中的贵族,外城墙岌岌可危的罗尔堡并不能作为一个合格的防御工事来作战,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诸位尊贵的领主老爷住上不露天不漏风的房间。

虽然城堡里的房间同样阴冷潮湿,但在住惯了城堡的帝国新贵老爷们来说,这里的环境已经非常好了。

布克德恩王国的领主们对此的确有些不适应,毕竟他们平日里都是住在乡下里温暖而又充满了阳光的庄园里面的。

那里面有着美丽的花花草草,各种名贵的花朵和奇珍异兽被他们豢养在花园里面,美貌的女仆专门供养的喜剧演员,还有奢侈的一日三餐,这才是布克德恩领主过得日子。

不过能住在城堡里,总归还是比住在帐篷里好很多的。

在接到了敌军出现在己方十公里之外的消息之后,城内的诸位领主立马坐不住了。

他们再一次的下达了加固营地周边栅栏和拒马的命令,同时让斥候严格的搜寻敌军位置并且在第一时间回报。

粮道被偷袭的事情也已经传到了帝都,此时的帝都刚刚经过一次秋收,巨量的粮食被收紧了粮仓,于是更多的粮食和规模更大的运粮队便出现了。

爱尔马鲁国王在确认了敌军已经知晓自己已经到来的消息之后,放弃了突袭敌军营地的想法,转而在距离联军营地五公里之外的一片傍水空地上搭建了营地。

就这样,双方开始对峙了起来,谁也不敢轻易的下达作战的命令。

虽然全面战争还没有爆发,但是双方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就没有断绝过。

帝国的重骑兵和斥候分组的对敌军营地展开侦查,而巴扎兰王国的军队也不甘示弱,在爱尔马鲁国王的怒火之下派出了扈从和骑士们于这些人展开了斥候战。

一时间,双方的的小规模部队你来我往不断的追逐,使得双方正规军也是剑拔弩张做出威吓的动作,试图迫使敌军将营地后撤。

因为这样的行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由假变真,因此双方也都把警戒心提升到了极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全面战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