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

    安冉不解地看着他,对上他的蓝眸,彷如要融化在他炽热的眸光中,“等什么?”

    “等有天,阿冉亲自为我戴上。”南凌烨紧锁住她的眸光,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神情。

    四目相对,眼神异常炽热,安冉望着他,说道:“那烨郎为何一直都不告诉我。”

    “本来打算等回去大盛的时候再跟你说的,没想到你今日便问起了。”

    这枚天水滴,是在大盛的时候,他们初次见面时,安冉给他的,他一直以来都当成是他们之前定情的信物,更何况,这天水滴关系到安冉的性命,他定会用自己的性命好好保护着。

    “那阿冉现在就为烨郎戴上可好?”

    南凌烨脸上含笑,将天水滴交给安冉,让她为自己重新戴上。

    安冉接过天水滴,先是看了看那枚天水滴,内心涌上一股感触,轻轻抚摸着,她的动作很轻柔,指尖轻扫过,看着它一会儿,才为南凌烨戴上。

    “我定会用性命去保护它。”南凌烨保证道,

    “阿冉相信烨郎。”

    依旧是那句话,暖了南凌烨的心。

    这个时候,宫前来禀告,“陛下,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先去用晚膳。”南凌烨站起身来,朝安冉伸手,牵着她起来,两人一起去了偏殿用膳。

    用完晚膳后,南凌烨要去书房处理公事,安冉便让他先去,她打算自己在朝华殿。

    “陪我一起过去。”

    安冉摇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在朝华殿就好。”

    书房是君王办公的地方,除非是朝中重臣得到皇上宣召,方可进入。她虽说现在有官职在身,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官衔是虚的,安冉从来没有上过朝,也基本不理会朝中之事,现在跟着南凌烨去书房,着实有些不妥。

    更何况,依照南凌烨对她的宠爱,可能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是情投意合,若是她跟着一起去了书房,陪着他处理公事,说不定还让人说,后宫干政,这个可是不轻的罪名啊。

    即使在北楚,女子可当官,但是一般上重大的事情,还是不会交由女官独自完成。说到底,男女之间的不平等,还是存在的。

    “我希望时刻能见到阿冉。”南凌烨握住她的手说道。

    安冉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不过是几个时辰的时间,烨郎说得也太夸张了些。”

    “即使是几个时辰也不行。”南凌烨的语气很是霸道。

    “烨郎如今怎会变得如此粘人?”安冉忍不住取笑。

    南凌烨一把抱住安冉,蓝眸紧锁住她,长臂紧圈着她,“我只黏你。”

    听到他的话,安冉感觉到很窝心,从前的南凌烨可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有的时候,她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冒牌的。

    “好了,别闹了,你先去处理政事吧。”安冉推却了他一下。

    “你陪我一起去。”

    “烨郎,如今的身份不一样,切记不可任性行事了。我要是跟你一起去了书房,说不定明日便会说成是迷惑君王的妖姬了。”

    听到她的话,南凌烨反而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应道:“原来阿冉担心的是这个。”

    安冉的凤眸对上他的蓝眸,神情淡然,反问:“阿冉的顾虑可有理?”

    南凌烨缓缓摇头,“阿冉错了,你迟早是北楚的皇后,我想这件事情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明了的,没有人反对,也没有敢反对。如今你与我一同前去书房,不会有人敢议论半句,阿冉尽可放心。”

    “可是……”

    安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凌烨打断了吗,“阿冉可相信我?”

    “这个还需要问吗?”

    “既是如此,那就不必多虑了。”南凌烨那深邃的眼神望着她,蓝色的光芒流转着。

    安冉看着他一会儿,微微勾起嘴角,说道:“一切听烨郎的。”

    南凌烨唇边的弧度越来越深,放开她,改牵着她的手,“我们走吧。”

    来到御书房,门口的宫人见到南凌烨和安冉一起出现,大家都不禁有些吃惊,但是也不敢说什么,恭敬地行礼,然后退到一旁,让南凌烨和安冉进去。

    进到书房后,安冉看了看书房的环境,没想到南凌烨的书房并不想其他君王那样奢靡,而是有些简朴。

    南凌烨从身后抱住她,低声问道:“在看什么?”

    “没什么,就觉得你的书房不太一样,并不是想象中的金碧辉煌。”安冉应道。

    “你喜欢金碧辉煌的?”

    安冉摇摇头,“就像这样挺好的,简单大方。作为君王,奢靡之风要不得。”

    从来,追求奢华,浪费民脂民膏的君王,都不会是一个明君。

    “我定会努力成为阿冉心中的明君。”南凌烨向安冉承诺。

    “阿冉相信烨郎定会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代明君。”

    南凌烨抱紧了她,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抱紧很紧很紧。

    “好了,去处理政事吧。”安冉稍稍挣开他怀抱。

    南凌烨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往桌子那边走去,南凌烨坐下,然后腾出一半的位置,让安冉也坐下。

    安冉摇摇头,“不用了,我站着就好,可以帮你整理一下。”

    南凌烨看着她,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顺着她的意思。

    南凌烨批阅着奏折,安冉在旁边帮忙整理陪伴着,两人的眼光时不时相对,画面十分温馨。

    突然,南凌烨不知看到什么奏折,蓝眸瞬间微眯,脸色变得阴沉,越看下去脸色就越难看。

    安冉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听下动作,看着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南凌烨胎膜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奏折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身上散发逼人的寒气。

    看到南凌烨的样子,安冉怔愣了下,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南凌烨这样。她更加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南凌烨寒冽的眸子看着桌子上那份奏折,然后将它递给安冉。

    安冉狐疑地拿起来一看,也大概明白了是什么事,她放下折子,先是说道:“先别生气,这样的事情在每朝每代都是有的,关键是要想个办法来解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