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皇嫂要回大盛?”南凌皓问道。

    安冉微微颔首,“等你们大婚过后,便回去。”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大婚过后,便留在都城,我和阿冉一起回去,朝中事务暂时交由你和阿宇。”南凌烨冷沉着声音说道。

    南凌皓点点头,“放心吧,我们会看好的,你就陪皇嫂回去,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我们会飞鸽传书的。”说完,转眸看向安冉,继续说道:“皇嫂,有机会我和阿史那也去大盛走走,听说凤都是一个很繁荣的地方,”

    “好,期待你们过来,到时候我亲自去城门外接你们。”安冉笑回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

    坐在南凌皓身边的阿史那握住安冉的手,那双明亮的眸子看着她,说道:“皇嫂,这几天能不能在宫里陪陪我?我在这儿也不认识别人,明天开始,按照规矩习俗,我和皓是不能见面的,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在宫中陪我几日吗?我总感觉和你有种似曾相识感觉,特别有眼缘。”

    “事情倒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我若与你一直在一起,别人怕是会说闲话。”安冉有些犹豫,要是遇到一些专门搬弄是非的人,说不定就说成她见风使舵,转眼有巴结郑王妃了。

    “谁敢说闲话?皇嫂,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有人敢说三道四。”南凌皓立刻开口保证。

    安冉看着他,还没说话,一旁的南凌烨伸手揽住她的细肩,低声说道:“这几日就留在宫中吧,别说阿史那已经开口问你了,即使她不问,于情于理,你都应该留在宫中才是,别忘了,你可是以北楚皇后的身份祝贺他们大婚的。”

    听到南凌烨的话,安冉微嗔他一眼,“你又胡说了。”

    “皇嫂,皇兄可没有胡说,皇族子弟大婚,帝后本应同在的,你可没有理由要拒绝啊。”南凌皓笑言。

    “是啊,皇嫂,就留下来吧,你也不用与我同住,只要住在着朝华殿即可,我没事就可以来找你,那些嫁衣首饰的款式,我也可以问问你的意见。”阿史那一脸笑意。

    安冉来回看了看他们三人,还是妥协了,“好好,我投降了,这几日我便留在宫中吧。”

    “太好了,谢谢皇嫂。”

    “不过,我还是要出宫告诉冷叔他们,免得他们担心我。”安冉说道。

    “放心吧,我会派人去说的。”南凌烨让她安心。

    安冉想了想,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和阿史那就先走了,明日我要回府筹备一些事情,阿史那就拜托皇嫂照顾了。”南凌皓起身,向安冉行了个礼。

    “留下来一起用晚膳吧。”安冉看着他们二人。

    南凌皓摇摇头,“晚膳我们就不吃了,您和皇兄一起用吧,我们先回去了。”

    阿史那和南凌皓走后,南凌烨便让人去准备晚膳。

    安冉侧眸看着一脸笑意的南凌烨,心生狐疑,侧首问道:“这出戏不会是你特地安排的吧?”

    闻言,南凌烨挑高了眉,一脸不解,反问:“安排什么?”

    看着南凌烨无辜的样子,安冉微眯起眸子凝望着他,说道:“烨郎在阿冉面前还想说谎?难道郑王夫妇二人来这儿,不是你安排的?阿史那让我留下来陪她,不是你暗示的?”

    和南凌烨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的心思她多少还是知道的。

    “阿冉认为是我安排的?”

    “难道不是?”安冉反问。

    南凌烨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她的那个问题,而是问道:“那阿冉可满意?”

    安冉挑眉轻笑,那双美丽的凤眸睨着他,“如果我说不满意,烨郎该如何?”

    “如果阿冉不想住在朝华殿,那搬进宣扬殿如何?”南凌烨挑眉问道。

    宣扬殿就是南凌烨的寝殿,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南凌烨本来就像安冉搬进宣扬殿,只是他也知道,安冉是绝对不可能搬进去的,于是便让阿史那出面,要安冉作陪为由,留在宫中,起码这样,他这几天还能天天看得到安冉。

    “搬进宣扬殿,亏烨郎说得出来。之前烨郎不是说阿冉是你的皇后吗?这儿怎么要阿冉去宣扬殿住了?”

    南凌烨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挑眉不解地看着安冉。

    安冉掩唇一笑,然后一脸正色地说道:“皇后理应住在凤来殿中,一般上居住在帝王寝宫的,不是未来的储君,就是魅惑君王的妖姬,难不成烨郎还真想阿冉背负上这等骂名?”

    闻言,南凌烨的眸色一变,这点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想让安冉搬进去宣扬殿,无非是想天天看得见她,没有细想这么多。

    不过,安冉的话,倒也让南凌烨心情大好,一把搂住她,笑道:“这么说来,阿冉想希望住在凤来殿了。这又有何难,我立刻下旨,赐你凤来殿,你可即可住进去。”

    看南凌烨一副正经的样子,安冉睁大眸子看着他,“烨郎不会是认真的吧?”

    “难不成阿冉认为我是在开玩笑?”

    “阿冉倒是真的希望烨郎是在开玩笑,我只是随口一说我,别无他意,至于凤来殿,不如还是按照之前说好的,如何?”

    南凌烨看着她,望进她的眼,微微颔首。

    安冉轻抿了下嘴角,轻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闭上眼睛。

    “对了,烨郎,我给你的天水滴呢?为何没见你佩戴在身上。”安冉轻声问道。

    那个天水滴,见证着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因为它,连接着他们之间的牵挂。

    这次重逢,好像都没有看到南凌烨带在颈项上,不禁觉得好奇,就顺便问了问。

    南凌烨从怀里那了出来,那天水滴中的那滴艳红的血格外醒目。“我一直带在身边。当初,我失去记忆,本想将它扔弃,但是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这个东西很重要,后来我便取了下来,虽然没有佩戴,但是也一直随身带着。”

    安冉看着那枚天天水滴,眸光十分温柔,然后转眸看向他,问道:“那现在你已经想起了一切,为什么不戴上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