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凌烨的美貌举世无双,试问天下女子谁不动心。”安冉含眸含笑。

    “这南凌烨确实绝美无比,可他的身份特殊,怎能赐予于你?”

    安冉轻轻抿唇一笑,“陛下说得没错,可正因为南凌烨身份特殊,陛下杀也不是,放也不是,囚于密牢也并非长久之计,北楚肯定会派人设法营救。陛下何不把他交给阿冉,这样一来,既解了陛下的忧虑,也兑现了陛下对阿冉的诺言,如此,阿冉也能得偿所愿。一箭三雕,陛下何乐不为?”

    盛帝思虑半会,“可南凌烨绝不能离开我大盛,你一介女郎又哪能保证这点?”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盛帝这话,无非是想安家出面,如此一来,倘若哪天南凌烨逃出了大盛,盛帝便有借口打击安家。

    安冉绝不会让整个安家陷入危险之中,“既然陛下说得对,那安冉只能割爱了。”

    “那如此一来朕不是让你失望,也让朕自己落得个出尔反尔的罪名。”盛帝想了想,“这样吧,南凌烨身份特殊,可不能就这么赐给你。明天便是皇家围猎,只要你明日能夺得第一,南凌烨便赐予你做男宠。”

    这话更是让众人瞪目结舌,虽说在大盛富贵人家豢养男宠并不稀奇,可是堂堂北楚烈王沦落成男宠,这着实让人吃惊。

    安冉在心里冷笑,盛帝心机果然深沉。想要南凌烨的人何其多,明天的围猎可不仅仅是单纯的胜负之分了。

    “那为了烨郎,阿冉定要全力以赴了。”随后,安冉落坐在安谨身后,她能感受后面安心凝投射来的愤恨目光,她勾起嘴角,端起酒杯轻抿一口。起

    此番参加宴会,父亲便与她说过,让她尽心尽情放手去做她想做的。父亲相信她!

    翌日,盛帝偕同后妃亲临,皇子贵胄,朝中四品以上官员偕同其家眷参加,本定于皇家猎苑作为春猎地点,可盛帝心血来潮,此次春猎定于凤都城东郊的一座山林里。

    猎场外围早已经筑起了看台和帐篷, 盛帝和后妃们先去东边的主帐休息,两个时辰后,便正式开始围猎,在这之前,各家女眷们可以自由活动。

    玉娘和星儿正在安家的帐篷内伺候安冉更衣。玉娘是林音安排伺候安冉的人,心机细腻,忠心耿耿。

    “我那华阴族姐呢?怎么没见着人?”安冉问道,满脸尽是嘲讽。

    玉娘仔细地帮安冉系着腰间的绣花腰带,边回道:“凝小姐去给宫中后妃等人请安去了。”

    “族姐可真是积极,如此说来,那静安公主那边想必也不会落下了。”那日在密牢的事,想必她那族姐也已经收到了消息,这回必定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吧。

    想到这儿,安冉不由得勾起嘴角。

    “那是肯定的,静安公主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十公主呢!”

    说完,玉娘和星儿也已经为安冉更衣完毕,一袭白色华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段,和昨日一袭红衣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的气质。今日的安冉,不俗中尽显清冷风范。

    星儿听着两人的对话,又想起那日在后厨院子发生的事情,竟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那日在密室发生的事情一直让静安公主耿耿于怀,一直想找机会来对付安冉,一听安心凝提及安冉来了,她再也坐不住,便迫不及待带着两名贴身婢女和四名侍卫气势冲冲地朝着安家帐篷赶来。

    “安冉呢,让她给本公主出来!”静安一副盛气凌人地喝道。

    “启禀公主,大小姐正在更衣,请公主在此等候。”安家帐篷外的侍卫拱手说道。

    “笑话!她安冉算是什么东西,竟敢让本公主等她?”说着,她示意两名侍卫便要冲进去。

    “站住,没有大小姐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侍卫拦住萧倾的人。

    “放肆!我堂堂大盛静安公主,你们竟然拦我?”萧倾喝道,命两人闯进去。

    两名侍卫刚步入帐中,便听见两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声,紧接着,两具身躯从帐篷内被人踢踹了出来。

    萧倾的两个侍卫痛苦地在地上爬滚着,双手捂着双眼,满脸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双手也沾上了血,让人不忍直视。

    萧倾满脸惊恐地看着地上痛苦的两人,深吸一口气后,先是让人将他们抬下去,然后双眼愤恨地看向那帐篷的方向,不顾阻拦,带着婢女便冲了进去。

    “安冉,你竟然如此胆大妄为,难不成你真以为有安家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萧倾一看到安冉,并厉声说道。

    “静安公主这话说得不对,我何时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了?”安冉一脸无辜的模样。

    “你竟然让人打伤我两名侍卫,还戳瞎了他们的眼睛,如此这般行为,难道不是目中无人吗?”

    “原来那两个人是静安公主您的侍卫,如此说来,胆大妄为的人怕是公主您啊!”安冉凤眸微敛,在心里叹了一声,静安,莫要怪我,要怪就怪安心凝,你只是做了她的工具罢了。

    “安冉,你……”静安气得有些发抖地指着安冉,恨得咬牙切齿。

    就在此时,萧奕和安清闻声便走了进来。

    “阿冉,静安,你们这是干什么?闹得如此沸扬,外面所有官员女眷都在好奇看着呢。”萧奕一进来便问道。

    “三皇兄,安氏阿冉竟将我两名侍卫打伤,还戳瞎了他们的眼睛!”萧倾开始指控。

    萧奕和安清吃惊地看着安冉,只见安冉怡然自若地坐在胡椅上,端起一杯热茶泰然喝着,“想必公主搞错了,这两个毛贼怎会是公主的侍卫呢?”

    “安冉,你打伤我的侍卫,竟还不承认!”

    “我正在更衣,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敢闯了进来,如此教训,也是他们罪有应得。”说着,安冉优雅起身,走到静安公主跟前,“这么说,这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是公主府中之人?”

    静安公主被问得不敢作答,此事无论怎么说都是她理亏在先。

    “今日围猎各府女眷众多,为了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不如将那两名毛贼……不,是公主府侍卫交由皇后娘娘处置,不知三皇子和静安公主意下如何?”

    安冉不慌不乱,这份自若让萧奕心生赞赏。

    面对如此血腥的事情,她也不觉恐惧,临危不乱,这份气度是任何世家千金无法媲美的,也是大盛名士们最为看重赞赏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