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凝离开沁凰院后,立即回去了皇子府。萧奕还在宫中没有回来,安心凝便在房中等着萧奕回来。

    直到深夜时分,萧奕才从宫中回来。下人已经按照安心凝的吩咐,告知萧奕,她在房中等着他。可是萧奕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安心凝心里虽然很愤怒,但是却不敢发作。她鼓起勇气去书房找萧奕,还是和上次一样,被守卫拦住了,安心凝本来心里就来火,现在被守卫这么一拦,心里的怒气就更加大了。

    “让开!”安心凝喝道!

    “侧妃娘娘恕罪,三皇子有令,不许任何人进入书房半步。”守卫的人为难地说道。

    “本宫再说一次,让开!”安心凝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两个守卫的人相视一眼,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安心凝脸色一沉,心想,既然萧奕都铁了心要与她和离,那她也不必如此委曲求全,索性来一招破釜沉舟。

    她伸出手,用力一推,将守卫的人一把推开,然后便径自走了进去。

    蓦然推开房门,看到萧奕正坐在桌前处理公文。萧奕一看到安心凝进来,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不已。

    “你来做什么?滚出去!”萧奕怒声喝道,丝毫都没有给安心凝留面子。

    听到他驱逐的话,安心凝心里除了难堪,就剩下愤怒了,没想到他竟厌恶她到这个地步,连看一眼都觉得脏了他的眼吗?

    “我们还没和离呢,你就这么对待我吗?”安心凝微扯嘴角说道。

    萧奕冷笑一下,抬起眸子冷睨着安心凝,布满阴鸷的眸子很是可怕,说道:“你想本王如何待你?让守卫进来,直接将你赶出去?”

    安心凝看着他,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

    “别再让本王说第三遍,立刻滚出去!”萧奕再次说道。

    安心凝深吸一口气,并没有离开,看着他一会儿,问道:“为什么?你就为了我不能生育,要跟我和离吗?”

    萧奕微勾嘴角,没有回答,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安心凝一眼。

    见萧奕不出声,但是安心凝从他的神情中已经明白了。这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安冉吧,而恰巧地,有了这样一个这么好的借口让他发挥,他自然就顺理成章地利用了。

    握紧了拳头,安心凝咬牙切齿的样子可以看出她心里有多么的不甘和愤怒。又是安冉,为何她就是摆脱不了安冉如同鬼魅一般的影子。

    萧奕既然是为了安冉,那么不管怎样,他肯定都不会打消这样的念头的,她也没有必要再多费唇舌了。

    再看了一眼萧奕,安心凝没有作声,她便出去了,因为她知道,留下来,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从书房离开后,安心凝回到房间,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窗前,没有说话,像是在沉思着什么,遣退了所有伺候的人,她就这样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翌日,安心凝从房间出来,便吩咐人准备马车,她要去质子府。

    心磬有些诧异,安心凝怎么突然会想去质子府,如果她要去找安冉,不是应该会安家吗?

    来到质子府的大门前,安心凝在婢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看着质子府的牌匾,她的菱唇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是的,她要来的,就是质子府没错!因为她要找的人,不是安冉,而是南凌烨。

    她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南凌烨都会去质子府,一把傍晚前就回去安家。

    今日,她特意来这边找南凌烨,目的就是为了和他好好谈谈,顺便做一单交易。

    安心凝想进去的时候,去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她耐住性子和怒火,让人先进去通报一声,说是三皇子侧妃前来拜访。

    片刻后,侍卫回禀说是南凌烨不见客,请安心凝回去。

    安心凝气结不已,真没想到,南凌烨竟傲慢到这个地步,不过没关系,安心凝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意,她让侍卫去告诉南凌烨几句话,果然,南凌烨并命人将她带进去了。

    来到内院,便看到南凌烨坐在一张石桌前的石椅上,安心凝走了过去,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屏退下人后,南凌烨才开口问道:“你说要本王做一笔关于阿冉幸福的交易,现在你可以说了。”

    安心凝淡笑一下,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条斯理地说道:“想必烈王殿下已经知晓三皇子向陛下退出请求,要与我和离一事了。”?

    三皇子萧奕要和安心凝和离的事情,在凤都城内闹得沸沸扬扬,谁人不知?

    “此事和阿冉有何关系?”南凌烨冷沉着声音问道。

    他本来不想见安心凝的,但是他听到事情是有关安冉的,他才让她进来的。

    “那你可知萧奕是为了安冉才如此坚决地要和离?”说这话的时候,安心凝心里很不是滋味。

    闻言,南凌烨半眯起眸子,冷眼看着安心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看得出来,南凌烨有兴趣继续听下去的意思,安心凝微微勾起嘴角,只要南凌烨感兴趣,那么她就成功了一半了。

    “我如果真的和萧奕和离了,那么萧奕将会是你和安冉之间最大的阻碍,难不成,你不想和安冉两人成双对,难道你真的要将安冉让给萧奕吗?”安心凝自以为自己能抓住南凌烨的心思,径自地说道,一脸的得意。

    但是,她错了。南凌烨怎么可能会因此受她的影响,他微扯冰冷的嘴角,说道:“你以为本王和阿冉之间的感情,区区一个萧奕就能破坏动摇?”

    南凌烨反问的话,成功堵住了安心凝的嘴,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说这个,那么本王告诉你,你可以滚了。”南凌烨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听到南凌烨的话,安心凝心中的怒火瞬间爆发了,她赫然起身,怒瞪着南凌烨,怒声说道:“南凌烨,你不过是大盛的一个阶下囚,是安冉的一个男宠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真以为自己能拴住安冉一辈子,我告诉你,有萧奕在,你这辈子都别妄想了。”

    南凌烨不想再听安心凝的废话,他唤来侍卫,将她架了出去。

    几乎是被人丢出去的,安心凝差点就难看地摔倒在地上,站稳身子,她怒瞪着质子府的大门口,怒道:“南凌烨,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求我的!”

    安心凝离开后,仿佛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接连三天,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安心凝和萧奕的事情,在这几天里,也没有任何的消息,直到第四天,陛下的圣旨已经传遍了整个凤都,同意萧奕和安心凝和离。

    并且,圣旨中还提到,和离之后,安心凝要回去华阴安家,不可留在凤都安家。

    想来,这应该是萧奕的主意了,为的应该是让安冉感动,也想安冉知道,他从来没有想要过安心凝?

    想起圣旨上的内容,安冉不禁扬起一抹冷笑,萧奕啊萧奕,你可真是势利啊。

    圣旨下来的第二天,安心凝就被迫离开了,并且是立即的,她就启程回去了华阴。可是安冉知道,安心凝不会善罢甘休的,依照她的性子,想必是想着先回去华阴,韬光养晦,伺机而动了。

    而且,她的身边还有个安清,一想到他,安冉浑身就不知为何有些冒冷汗的感觉。

    罢了,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她已经派人去了华阴,只要安清兄妹稍有异动,就立即向她禀告。

    如今,安心凝和安清都回去了华阴,安家暂时来说还算是安全的。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处理好楚婧和楚御那边的事情。还有烨郎,隐隐约约中,她感觉到了什么,总有大事情发生的一样。

    先别想这么多吧,既来之则安之,不论如何,正如她说过的,她相信南凌烨,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相信,南凌烨会一直在她身边的。

    正想得入神,就连南凌烨何时进来,并且来到身后的,她都没有发现。

    “又在想些什么?”南凌烨低声问道。

    闻言,安冉回过神来,看见南凌烨一身青衣地站在她身后,她勾起嘴角笑笑,问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不久,你想什么这么入神,连本王进来都不知道。”南凌烨双手握住她的双肩问道。

    最近安冉有些奇怪,老是想事情想得入迷,这是以前都不曾有的,或许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吧。

    “没想什么,只是想什么时候出去看看楚御他们。”安冉轻声说道。

    “明日吧,本王和你一起去。”南凌烨说道。

    安冉微微颔首,小手覆上南凌烨温暖的大手,轻轻勾起嘴角,站起身来,那双漂亮的凤眸对上他炽热的蓝眸,忍不住在他唇畔印下了一吻,轻轻地,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然后羞红着脸微微垂下眼睑。

    南凌烨诧异惊喜地看着她,邪魅一笑,然后轻勾起她的下颚,温热的双唇印上她的,加深了这个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